栏目导航

news

顶尖论坛

主页 > 顶尖论坛 >

这场覆灭50万亿美元危机十年后西方苏醒 中国赢了 寰球

发布日期:2021-02-24 05:01   来源:未知   阅读:

  在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际经济研究院院长桑百川看来,这些“弱点”集中体当初三个方面:

  回望阴郁未除的危机十年,肇始于美国华尔街的国际金融危机,已经前所未有地改革了世界发展格局:全球经济遭受重创,进入了低增长、高风险的“新平庸”;经济全球化浪潮遭遇挫折,孤立主义抬头;全球治理体系和国际秩序加速变革,发展中经济体话语权逐步提升;实体经济再受看重,以新能源、新材料、人工智能等为代表的新一轮科技革命步伐加快……更具深远影响的是,通过这场危机,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西方的经济制度和发展模式存在难以战胜的内在制度性缺陷。

  在他看来,这一终局最直观的出发点,是十年前从美国爆发的次贷危机,终极引爆并覆灭了50万亿美元市值的国际金融危机。这场源自美国的金融浩劫,对全球格局发生了远超经济范畴的深入影响。他在文中感慨:“就在5年前,西方一致以为,中国总有一天须要进行根天性的政治改革来保护政体正当性。然而今天,中国的政治经济体制甚至比二战后主导国际秩序的美国更加齐备,更可持续。”

  一是始终是发达国家主导,包含新兴经济体在内的发展中国家,无法有效参加全球治理决策;

  其一,规模大。此次危机不是一国性的,也不是区域性的,而是世界性的。在经济全球化的前提下,始于美国的这场危机,很快波及世界,多国先后遭殃。

责任编纂:张迪

  但,正是在资本主义大本营心脏地带的华尔街引爆的全球金融危机,彻底开释并激活了新自由主义制度深埋的漏洞。危机爆发后,日本《逐日新闻》得出论断:危机的首恶是“上世纪80年代初里根与撒切尔推行的新自由主义的经济政策,即市场至上主义”。

  “中国赢了(China won)”

  由一种国家制度主导的全球治理,若排挤另一种富有活力制度的国家,必然会把世界引入发展的对峙面。依据IMF的测算,作为发展中国家代表的“金砖国家”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从1990年的-0.6%回升到2010年的60%强;而发达国家对全球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则从1990年的88.6%降落到2000年的76.6%、再到2010年的约30%。

  “G20峰会揭开了全球治理新的一页。”有评论剖析道,这标记着全球治理不再是“西方治理”,全球管理从一个由少数发达国家“说了算”的旧时代,进入到一个发达国家、发展中国家共商共量,走向公正公道的新时代

  今天,国际金融危机的阴云依然覆盖。但是,人们未然留神到不同制度在这场风暴中的不同表示。历经十年的调剂与变革,中国持续稳定发展并率先拉开全方位的经济构造转型和经济发展方法变革,尤其是十八大以来全力推动供应侧结构性改革,领导全球经济“危中求机、化危为机”,推动构建“人类运气共同体”,朝着更加健康、更富活力、更加公正的新时代前进。

  2009年6月19日至10月13日,受英国播送公司(BBC)委托,加拿大民调机构“全球扫描”和美国马里兰大学对27国2.9万多人做了一项大规模调查,结果显示,仅有11%的人认为资本主义在畸形运行,而有23%的受访者认为资本主义存在致命弱点,世界需要新的经济制度。另有51%的受访者认为自由市场经济的资本主义体系需要标准和改革。而最达观的是法国人,有43%表示对资本主义经济制度完全失去信心,认为需要彻底摈弃。

  根据世界银行颁布的数据,2009~2015年间,世界经济平均增速为3.8%,中国的经济增速则保持在6.9%~10.45%的区间内。2016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折合11.2万亿美元,占世界经济总量的14.8%,比2012年提高3.4个百分点。2013~2016年,中国对世界经济增长的平均贡献率达到30%以上,超过美国、欧元区和日本贡献率的总和,居世界第一位。

  “这阐明,危机前推动世界经济增长的主要引擎先落后入换挡期,全球经济缺少新增长点。与此同时,又面临着结构性改革滞后、有效需要不足、生产效力降低等多重因素的挑战。”在国家信息中央经济预测部闫敏看来,这是全球金融危机以下世界经济长期低迷的主要原因。

  “正像20世纪30年代‘大萧条’给新古典经济学的经济自由主义以灭绝性打击一样,此次国际金融危机也给新自由主义致使命性打击。”吴易风说,这次危机让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从资本主义的“灯塔”变成了展示资本主义制度缺陷的“橱窗”,其一贯引认为傲、一直尽力而为向别国推销的经济、政治和社会发展模式,也在危机的冲击下光环黯淡。

  值得人们永记,这场给世界带来宏大灾害的危机,是从美国而起。

  肇始于美国的寰球金融危机,跌荡十年,世界格式已是地覆天翻:全球经济遭遇重创,进入了低增加、高危险的“新平淡”;经济全球化浪潮遭受挫折,孤破主义仰头;全球管理系统跟国际秩序加速变更,发展中经济体话语权逐渐晋升;实体经济再受器重,以新能源、新资料、人工智能等为代表的新一轮科技革命步调加快……

  他说道,“这场史所难得的全球金融危机,既教导了中国人民,也摇醒了世界人民。”十九大报告强调,“世界命运握在各国人民手中,人类前程系于各国人民的决定。”同时指出,中国将持续发挥负责任大国作用,踊跃介入全球治理体系改革和建设,不断贡献中国智慧和力量。

  或者恰是领会到了复苏的艰巨,全球经济哪怕才刚露出出一丝走出疲弱复苏的曙光,就会让很多人如释重负。“春天到了,全球经济的春天也来了。”拉加德在今年IMF与世界银行春季会议上的这样一句终场白,与其说是瞻望将来所发出的向往,不如看作是回想从前所吐露的惆怅。

  过于宽松的货币政策、过度的金融创新、缺位的金融监管、长期低储蓄高消费的发展模式……分析由美国引爆的全球金融危机,好像能够列举出一长串的原因。

  意思不凡的发展也许来自一些结构性深层变更。2011年,中国城镇化率首次迈过50%的门槛,历史上第一次,生活在城市里的中国人超过了乡村;2014年,中国对外投资规模首次超过吸引外资范围,标志着其从经贸大国迈向经贸强国;2015年,服务业占GDP比重首次冲破50%,进入产业化中后期的中国迎来经济结构转折性变化……

  其三,时光长。从历史来看,资本主义经济危机是周期性的,危机连续的时间个别也就是两三年。相比拟而言,此次危机持续时间之长,“在许多经济学家的记忆中是不的”。

  中国日益走晚世界舞台中心

  从通胀状态看,危机爆发后,全球主要经济体根本都实施了宽松货币政策,导致全球进入低利率乃至负利率时代。然而,通胀程度却一直坚持在较低水平。流动性陷阱使全球经济整体上处于通货压缩的压力之下。

  接受《?望》新闻周刊记者采访的多位专家表示,20世纪80年代以来,跟着新自由主义昌盛,西方国家私有化浪潮不断高涨,政府管制全面放松,经济金熔化和自由化程度持续提高,特别是对应垄断资本的逐利愿望,各类所谓金融立异和金融衍出产品纷纭出笼,一般大众“自由享受”着举债花费的日子,垄断资本自由游走于世界各地,导致虚构经济与实体经济加速脱节,各种资产泡沫持续累积、不断膨胀,经济运行的各种风险在名义的繁华与欢乐中迅速叠加,最终在2007年美国房地产泡沫无声的决裂中爆发危机,金融衍生产品的风险链条敏捷将危机从美国发散到世界各地。

  “历史的火把仿佛正从西方传给东方。”正如法国国际关联研究所高等参谋多米尼克?莫伊西所言,在这场全球金融动荡中,西方在消退,东方在增长;西方充斥担心,东方满怀盼望。金融资本主义走到了跨不外的沟坎眼前,其制度性的弊病,必定会让人们发明,实现古代化的制度,绝非只有西方这一种制度。这种“轨制统治”的摇动,加速着国际政治经济新秩序的革命性转进。

  不过,在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传授陈玉刚看来,这场金融危机,并不是什么监管不力、信念不足等造成的,而是资本主义制度自身深档次矛盾直积聚导致的。“制度缺点,才是导致此次金融危机的基本起因。”在接收《?望》新闻周刊记者采访时,他重复强调这一点。

  走下“独一准确”“一统天下”神坛

  “依照英国《经济学家》杂志设立的权衡尺度,受危机影响最严峻的国家中,英国倒退了8年,美国倒退了10年,希腊倒退了12年多,爱尔兰、意大利、葡萄牙和西班牙倒退了7年或更多。”赵曜表示。

  在他看来,这一系列结果,不仅有效维护了世界经济增长和金融稳固,为各国逐步解脱危机影响奉献很多;而且夯实了G20作为全球经济治理重要平台的地位,推进了全球治理体系深刻变革,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匆匆从全球经济治理的“配角”走向舞台中央。

  让全球金融危机十年之变告知世界

  今年8月份,经济协作与发展组织(OECD)宣布呈文说,其追踪的所有45个国家今年有望实现经济同步增长,这是全球金融危机爆发10年来的首次,即使过去50年也很常见。对此,有乐观者认为,全球经济终于渐次摆脱危机暗影,进入复苏换挡的症结阶段,并有望借助政策搭配的重心转移,实现从“懦弱慢增长”向“持重快发展”的状况转换。

  危机倒逼改革。在国际社会独特推动下,二十国团体(G20)走上前台。2008年11月,G20首次引导人峰会在美国首都华盛顿举办;2009年9月,匹兹堡峰会发布,G20成为国际经济配合的首要平台;2016年9月,G20杭州峰会提出要构建翻新、活气、联动、容纳的世界经济,为G20更好在全球经济治理中施展作用供给了思路……

  “客观来看,全球金融危机给了中国弯道超车的机遇。中国的全球竞争力不仅没有减弱,反而大大增强,国际话语权也显明提升。”在接受《?望》新闻周刊记者采访时陈玉刚说,“甚至过去一度被国际舆论讥嘲的中国软实力,也开始悄悄崛起。”

  伦敦经济学院亚洲研讨核心研究员马丁?雅克也作出了相似断定:人类正处在前所未有的历史大变革时期,其两大赫然特质,是发展中国度将成为全球政治和经济的重要气力,二是中国在其中充任了最主要的角色。他说,这很大水平上“归功于”这场国际金融危机。“金融危机是全球经济力气从美国向中国转移的个重要和要害时刻,加速了中国在世界经济位置的进步”,“这个过程十分迅猛,发展速度完整超过了人们的设想。”

  “历史的火炬似乎正从西方传给东方。”法国国际关系研究所高级顾问多米尼克?莫伊西在《西方权势全球性下滑》的文章里指出,在目前的金融动荡中,东方在增长,西方在衰退;东方满怀愿望,西方布满担忧。金融资本主义濒临崩溃,加速了国际政治经济新秩序的革命性转进。

  原题目:?望|让全球金融危机十年之变告诉世界

  不仅仅是金融领域,这场危机让全球经济治理机制中所存在的多方面弊端和破绽都暴露出来。结合国《2010年世界经济与社会概览:重探全球发展之路》讲演指出,“多重危机相继而至,裸露了我们的全球治理机制在这些挑衅面前,存在的重大弱点。”

  其二,范畴广。此次危机不仅仅是金融危机、经济危机,而且还引发了社会危机、政治危机、信赖危机,是一种全面性的危机。

  世界经济“新平庸”十年

  “在全世界学习汉语热的背地,是中国影响力的不断提升。”有评论分析道,当今世界,政治、经济、生涯等方方面面都已经脱离不开中国。“中国的崛起是咱们这个时代最重大的事件。一个占世界人口五分之一的国家实现振兴,803303.com,其影响是深远的,使全球重心从西方转移到了东方。”英国《金融时报》发出这样的评论。

  更具深远影响的是,这场危机让美国这个资本主义制度“灯塔”,成了展示资本主义制度缺陷的“橱窗”。十年来,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面临着内部断层和社会撕裂的困扰,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认识到,西方的经济制度和发展模式具备难以克服的制度性缺陷。

  二是过度强调经济自由化,忽视全球经济平衡发展;

  “毫无疑难,这是‘大萧条’以来最严峻的金融危机。”在中央党校教授赵曜看来,这至少体现在四个方面:

  从经济增速看,2009年至2016年,全球GDP年平均增速3.5%,低于危机前五年1.6个百分点。而且增速基础上未浮现逐年递增的趋势,2016年仅为3.2%,是六年来的新低。

  “如今,没有中国等新兴国家,你解决不了全球经济危机,因而G8已经过期了。”早在2008年11月29日,时任法国总统的萨科齐在多哈举行的联合国财务发展会议上所做的一番表态,让西方世界有了不同的声音。

  11月15日,瑞士金融和经济网站在题为《中国凑近》的文章中谈到,世界目前正处在一个间歇期,而中国正走向在未来多少十年内承当世界领导责任的道路上,“这个国家将重新回到它在历史上的大多数时间里所处的地位,在它于19世纪和20世纪上半叶受到本国列强欺辱之前。”

  今天,类似的观点呈现在西方媒体上已不是新闻。对照国际金融危机爆发之前,“中国瓦解论”好像更轻易捉住西方读者的眼球。甚至在这场危机爆发后、西方国家自顾不暇之际,西方一些人也不忘“勇敢”猜测“中国经济将会硬着陆”“中国金融风险面临大爆发”“中国改革陷入停止”……

  布雷默是全球著名政治风险征询公司欧亚集团的开创人。他绝不讳言地指出,固然美元作为全球贮备货币的特权很可能还会持续多年,但美国实力的支柱??美国的军事联盟、贸易领导地位以及推广西方政治价值的志愿??正在逐步消散。

  从全球贸易看,危机之前的20年,全球贸易年均匀增速约为6%。2012年以来,这一增速连年低于3%,贸易增长持续疲软,去年更创下了1.3%的危机以来最低增速。因为增速低于全球GDP增速,贸易成了全球经济增长的连累。

  危机引爆后,美联储先后推出数轮量宽政策,压低基准利率,借此支持和刺激经济增长。而在国际社会看来,这实际上是美国通过放水印钞,让美元汇率不断下跌,由此疏散、转嫁危机,让别国为美国之错埋单。欧洲扛不住了,越来越多的适度依附美元的国家扛不住了,改革现有国际金融体系,成了国际社会的强烈欲望。其中一个中心问题,就是提升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经济体在国际金融体系中的话语权。而中国履行的是与西方不同的制度。

  连上世纪80年代末提出“历史终结论”的美国斯坦福大学教授弗朗西斯?福山也捕风捉影地改口说,美国式资本主义已经跌下神坛,自由主义市场或新自由主义模式将受到审讯。

  世界银行前首席经济学家约瑟夫?斯蒂格利茨在2011年7月6日发表的《西方资本主义的意识形态危机》一文中,对此种“制度缺陷”作出过更加直接的描写:“几年前,一种强盛的意识状态??对自由自在的自由市场的信奉??简直将世界经济推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国际金融危机是旧国际格局和西方发展模式各种病症的集中体现。”采访中,中央党校经济学部主任韩保江向《?望》新闻周刊记者表示,十九大报告事实上已经就如何彻底摆脱国际金融危机给出了中国方案,这就是,“要风雨同舟,促进贸易和投资自由化方便化,推动经济全球化朝着更加开放、包容、普惠、均衡、共赢的方向发展。”

  上世纪90年代,以新自由主义为思维核心的“华盛顿共鸣”登场,并借助暗斗停止后美国国力独霸天下的威势,由美国等西方国家向全球倾销。无论前苏东地域的私有化浪潮、俄罗斯的“休克疗法”,仍是拉美以“华盛顿共识”为基本的经济试验,都可以看作是新自由主义经济学说的“自得之作”。一时间,新自由主义俨然成为了“治疗经济痼疾的万应灵丹”,美国模式也因此成为多国顶礼膜拜的发展模式。

  三是疏忽经济全球化的速度已远远超过政治全球化速度的事实,多边组织决议体系陷入公正赤字、公平赤字、民主赤字的困境,无奈真正代表宽大发展中国家的好处。

  ▲ 雷曼兄弟于2008年9月15日在纽约法院申请破产维护,成为国际金融危机全面爆发的标志性事件

  全球治理深刻变革

  “分析此次从美国爆发的危机蔓延的原因,关键一点是西方制度主导的国际金融体系存在缺陷。”采访中,徐洪才向《?望》新闻周刊记者谈到,长期以来,国际货币体系中始终是美元独大,“这种格局象征着把世界经济的所有义务都压在美元身上,而美国显然已没有这个才能”。

  更为重要的是,中国正在进行的改革将进一步提升经济竞争力和可持续增长能力。在瑞士洛桑国际治理学院发布的2017年世界竞争力排名中,中国排名由2016年的第25位跃升至第18位。

  “即便如斯,也意味着,世界经济历经十年磨难才终于迎来复苏的拐点。”在接受《?望》新闻周刊记者采访时,中国国际经济交换中央副总经济师徐洪才谈到,这场危机持续时间之久、波及范围之广、导致丧失之重、复苏进程之难,是许多人始料未及的。

  时过境迁,事实最有性命。这些为中国“量身定制”的预言,逐一落空。相反,当“金融海啸”席卷全球、世界经济踯躅不前之际,中国经济大抗风浪,“风景这边独好”,持续中高速增长的韧性,不断为全球经济发明发展新空间。

  “对无拘无束的自由市场的信奉”,这正是近年来在西方国家备受推重的新自由主义思潮的核心。新自由主义产生于20世纪30年代,由古典自由主义发展而来。20世纪70年代末,新自由主义开始受到英美等西方国家政府的青眼和追捧,其核心政策主张是“相对自由化、彻底私有化和全面市场化”。

  西方模式

  日前,美国总统特朗普访华,在故宫茶叙时,他自动用平板电脑向习近平主席展现了外孙女阿拉贝拉用中文演唱歌曲、背《三字经》和古诗的视频。现实是,学中文已成为美国等西方国家的一大时兴。不少美国家庭,特别是精英和富饶家庭,纷纷在孩子的中文学习上投入资金和热忱。

  过往十年,各国一连串大剂量注入流动性的量宽政策刺激,让世界经济短期内防止了陷入更大的经济灾害,但复苏长期疲软无力的艰苦景况远超“大萧条”时代,以至被IMF总裁拉加德称为“新平庸时代”,成了后危机时代世界经济的常态。

  事实不会说谎。在西方主导的世界秩序乱象频生之际,中国之“治”俨然成为众人瞩目标一道景致,也成为发展中国家竞相借鉴的标杆。“中国国家形象全球考察报告2014”显示,有68%的发展中国家受访者认可中国途径的发展理念,认为“中国计划”要比发达国家的实践和教训更具鉴戒价值。

  其四,打击重。每一次危机都是对世界经济的一次打击,只是程度不同罢了。此次危机是20世纪30年代“大萧条”之后,对世界经济打击最为繁重的一次。

  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最大制作国和商业国、最具吸引力的投资东道国、世界最大汽车市场、国际游客最大起源国……现在,已有足够多的头衔和标签佐证中国的突起。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这场国际金融危机的产生与蔓延是新自在主义长期泛滥导致资本主义内在抵触连续激化的必然成果。”采访中,中国国民大学经济学院教学吴易风向《?望》消息周刊记者表现,危机让越来越多曾盲目跟随过“市场万能论”和“自由市场原教旨主义”的人猛然惊醒,开端从新思考和意识新自由主义。

  文/《?望》新闻周刊记者尚前名

  与天然界的地震不同,这场金融全球地震是人为造成的。因此,更应该关注在什么处所引爆、构成大地震的成因是什么。有识之士指出:资本主义在某种程度上已到达了极限,当前这套制度危机四伏,对这个制度的科学已然松动。

  2016年10月1日,人民币正式纳入IMF特殊提款权(SDR)货币篮子,与美元、欧元、英镑和日元并列,成为第五种世界货泉。对此,拉加德表示,作为SDR创立以来首次纳入的发展中国家货币,人民币入篮将加速国际金融制度的改革。这举措,显然与危机暴发后国际社会对国际金融体制日益强烈的改造请求相响应。

  未几前,美国《时代》周刊用这样一句话的简体中文和英文,做了亚洲版的封面。这篇封面文章的作者伊恩?布雷默说,这是《时代》周刊封面第一次涌现两种语言。其中的暗喻就是,只管目前美国还是世界第一大经济体,但已在走下坡路,而中国正在稳步赶超美国。

▲ 美国纽约华尔街 

  “事实证实,过去九年,G20在完美全球经济治理方面获得了丰富成果。”采访中,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世界经济研究所张茂荣向《?望》新闻周刊记者谈到,这其中包括增强政策和谐,有效应答国际金融危机;设立《增长框架》,推动世界经济持续复苏;改革国际金融机构,提升新兴经济体代表性和发言权;多措并举,增进贸易与投资;立足久远,推动包容、绿色发展……

  经济竞争力的加强,使近年来中国在全球治理方面的话语权大幅提升。“一带一路”倡导、亚投行开办、丝路基金设立、人民币“入篮”、G20杭州峰会召开……一系列以中国为主角或主场的大事件,标志着“中国主意”已提升为“国际共识”,“中国方案”成为国际社会共共事业,“中国力量”已经成为世界提高的伟大能源之源。

  2013年7月,美国达拉斯联储的两位研究职员在其发表的文章中,尝试对2007年至2009年金融危机的本钱进行了盘算。结果表明,即便按照最守旧的估算,这一数值也高达14万亿美元,大概相称于美国当年的海内生产总值。

  ▲ 2008年9 月23日,时任美国财政部长保尔森(左一)和美联储主席伯南克(左二)催促国会尽快通过金融救济打算

Power by DedeCms